岫青晓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昔云楚楚www.oabaobao.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江雨行循声回头。

子弹速度极快,在这一刻逼至眼前,江雨行的目光却越过它,锁向开枪者的方位。

下一刻。

当啷!

子弹命中。

但与此同时,江雨行脸庞覆上一层漆黑的角质层,形如铠甲,将这枚滚烫的金属毫不留情地弹开。

江雨行毫发无伤。

他冷眼直视出枪的方向,把九塞回瓶子里,手指一划,当空撕裂光怪离奇的通道,抬脚出现在偷袭者所在之处这个地方位于河流上游,地势稍高,有几棵树做遮掩。

一共四个人类,除开蹲在在狙击枪之后的,一个握刀,一

一个持剑,还有一个手上套着带刺的拳套,分别占据着

有利位置,随时能够发起攻击。

江雨行动作如风,径直来到开枪者身前,不等他有所反应,垂手一拧,直接撕扯下他的头颅!

他的身躯原地抽搐了几下才倒地。其余的人终于看清江雨行的脸和手,惊呼:“你不是人类!”

“嗯。”江雨行很好心地回应了一声,来到最近那个戴拳套的身前,再度出手。

他们立刻放弃伏击,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跑开。

“散!”这些人中有人吼道。

闻炤和郗玉年赶到,分别拦住一个人的去路,刀和剑斜挥竖砸,将人统统给扫回来。

但这些人早有准备,他们一人砸碎一个玻璃瓶,刺鼻的腥臭袭来,浓烈得难以言喻,让人动作不由一滞!伏击的人抓住这个机会,再度择路而逃,路线和角度都比上一次刁钻,即使是鬼咒也没能追上。

一何况还是一个被恶臭熏得反胃的鬼咒!

唯独江雨行眼疾手快用鸟爪勾住了那个戴拳套的腹部,但也没完全留下他一一第五个人凭空冒出来,利落狠辣地封了戴拳套的喉,接着身形一隐,消失不见。从那枚子弹打出来到现在不过短短片刻,这地方除了江雨行三个人,只剩下两具尸体。

有备而来,计划周全。

郗玉年破口骂了一句,又猛然住口,将气憋住。

闻招忍着臭气搜了一遍尸体,但除了一些物资,其余一无所获。

几个人屏着呼吸从这鬼地方退开。

“这种进攻方式太恶毒了!”郗玉年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你不会也要用那种东西吧?你管管!”郗玉年一脸不可置信,把头扭向闻招。

“但很有效。”江雨行简明扼要

闻炤没搭理他。

郗玉年撇撇嘴,一边竖起重剑警惕,一边思考:“两拨人同时远程进攻,近战里藏着个刺客,还二话不说就灭自己人的口,这是铁了心既要杀你又要隐藏身份。剩下的人数估计不少,妈蛋,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最后的问题一出口,他就意识到是自己犯了蠢,低头呸了一嘴。

“杀我的人。”江雨行给出的回答也很准确到位。

闻炤无奈地摇头:

“A级疫境都敢追进来,足以说明问题。再说,你给自己挑身份,应该不会那么随意。”

但江雨行都忘记了。

他也不打算费脑子想,抬起爪子,凝眸巡视起四方。

忽然间,数颗口口划过天空,拖出炽烈的火光。

目光追过去,落点赫然是那些正在拜神的泥人们,落下的瞬间,一声轰响,泥人们身上再度燃起大火。但这一次,它们不再惧怕火焰,只是被惊扰,齐刷刷抬头扭头,带着朝拜被打断的愤怒和满身的火,开始四处搜寻,看见了谁就狂奔而去!郗玉年骤然间意识到:“狗日的,看来火也是这些人放的!”

轰轰!

砰!

疫境不同的地方同时开火。

闻绍向开战的几处一扫,把江雨行拉到一棵树后,对他说:“脸,还有爪子。”

这家伙脸上仍覆着角质甲,从眼周蔓延到额头,像是戴着半张面具,手也依然是铁灰色的鸟爪,还无意识地晃荡着。江雨行不太乐意,慢吞吞将自己完全变回人样,抿唇思付片刻,对闻和郗玉年说:“离我远些。”身边跟着人,那伙人就不会再轻易出手了

闻绍心念电转明白了他的打算,并不赞同。

“你们人类不也一定要把咬过自己的蚊子杀死么。”江雨行看着他。

他见过帅烽和路伟奇咬牙切齿、满屋乱窜,只为拍死一只蚊子的场景。现在的情况和当时并无不同。“这些人恐怕多是专业的杀手,除了刺杀,还非常擅长逃跑和隐藏踪迹,这疫境虽然不大,但找起来也肯定困难。”闻招耐心和他解释,“而且,对你出手的最好时机不是刚才,不是现在,而是接下来。等我们和那只花神打起来,他们必然会自动出现。郗玉年点头附和:“再说了,他们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都是未知数....帝君在上,请求您保佑那群人先被疫境玩死。”他开始对着剑上金光祈祷。

江雨行才没有这么耐心,眼睫上下一扫,转身回到刚才的地方,把那两具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靠恐怖游戏打入酒厂高层

靠恐怖游戏打入酒厂高层

半幕空
【更新时间在0点】 宫川凌本是个即将毕业的警校生,却因目睹组织交易,而被迫加入组织。 “现在,杀了她。”长发杀手冷声道。 宫川凌看着面前无辜的小女孩,正不知如何下手间,脑袋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恭喜绑定恐怖游戏系统!” “?”宫川凌。 “我们的宗旨是让每个参与玩家都明白生命的可贵,所以,为了救下这个小女孩,你选择制造以下哪种幻觉: ①开枪杀了她。 ②用刀刺穿她的心脏。 ③开车撞过去。” “??”
都市 连载 12万字
从鱼

从鱼

春溪笛晓
新皇登基,遍赏功臣,人在农家的江从鱼也被找回来带到京城……据说当年他爹为维护还是太子的新皇惨遭杀害,且江家九族死剩他一个野小子。新皇满心愧疚,什么金银财宝、什么宅子田庄、什么爵位官职,给他,给他,统统都给他!江从鱼兴冲冲前往京师准备开始自己的快乐生活,可惜临门一脚被御史们极力死谏:“朝廷命官不识字不太好吧?”于是在保送入朝之前,江从鱼要先到国子监混个学历。江从鱼:?江从鱼:谁告诉你们我不识字的?算
都市 连载 10万字
离朕皇陵远亿点

离朕皇陵远亿点

蝴蝶公爵
更新时间:每日零点整 微博:不满百 乱世群雄逐鹿,强存弱亡,天下二分,两位国君势如水火惺惺相惜,最终一人开元称帝,另一个战死沙场。 开国帝王赵珩度过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临终前走马灯,脑海中也曾掠过自己那可敬的敌人姬循雅最风华正茂的模样。 三百年后赵珩建立的王朝将走向末路,以勤王为名的靖平将军带兵入城。 他独自一人进入正殿。 亡国少帝饮药自尽在龙椅上,在他伸手欲将这具尸体拖下去时睁开双眼。 刚刚重生
都市 连载 14万字
穿至兽世当兽医[种田]

穿至兽世当兽医[种田]

月寂烟雨
简莫毕业后,回到家中小镇开了家兽医院。某天,他睡觉的时候听到房顶咚咚响。他以为是老鼠,于是出门拿罐头绑架了一只亲人好骗的漂亮小猫。 小猫实在美貌,就是简莫亲亲抱抱埋肚肚的时候,小猫看起来有点懵。 就在这时,简莫听到一声暴喝,转头却见一只体型比他还大的大猫站在他后面。大猫盯着简莫,嗓音粗噶:“放开我弟弟!” 这下轮到简莫懵了。他抬头。周围的公园、城市、街道和车辆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森林、雪山、草地和
都市 连载 17万字
是中医,不是神棍

是中医,不是神棍

烟波碎
医者易也,罗裳先学易,后学医,医学数术皆精。因为意外,重生到八十年代,穿成了青州八院中医科的年轻中医。她穿来的时机并不好。赶上医院改革,要裁掉大部分中医,将原中医科外包,罗裳也在被裁之列。烂牌开局,罗裳放下面子,离开了八院,开了属于自己的中医馆。等她重新出现在八院时,已是某院特聘的中医专家。韩沉集训归来,才知家里的房子被租给一个小姑娘开医馆了。小姑娘一看到他就甜甜叫韩大哥,韩沉绷着脸,内心是警惕的
都市 连载 6万字
安全屋生存指南[无限]

安全屋生存指南[无限]

青鸟宴
地球被主神系统入侵,所有人类被迫参与无限生存游戏,他们将面对数不清的天灾、灵异、怪物、丧尸,并努力从中存活下去。除了少数幸运儿被系统评判为【精英玩家】,大部分人类都是设定中[死亡的大多数]、[屠杀中的受害者]、[彰显怪物实力的炮灰]。体弱多病的慕姗就被系统评判为这样一个【炮灰玩家】。在丧尸围城副本,所有人惊慌失措四散奔逃,到处都充斥着爆炸和尖叫。她忽略悬在头顶的死亡倒计时,争分夺秒翻箱倒柜:饼干、
都市 连载 1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