匣中黑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昔云楚楚www.oabaobao.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也就是说第二场试炼由我们两个美食猎人来考。”

美食猎人?

没有听说过的词。

糜稽在网站上已经搜到了相关信息,他正准备说的时候却有人先一步说了出来一一蓝色民族服饰的金发少年。是酷拉皮卡。

“美食猎人就是在世界各地追求各种食材和料理并且创造更加高级的人间美味的厉害料理人。”他简直就像是游戏里里点击就开始对话的百科全书啊。

我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的确有呢,这种百科全书类型的人。"

糜稽少爷吐槽,他把自己原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语气里像是挑刺,“总是卖弄的人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总感觉他的语气怪怪的。

是哪里的东西坏掉了吗?

隐隐约约有种酸酸的味道。

我挂在脖子上的MP3播放键亮着红光,糜稽透过摄像头看到他的脸之后犹豫地说:“这家伙的脸,是不是在哪里见到过?”的确。

这好像是我一直忘记的事情。

“红眼睛。”我小声提醒,“曼德琳。”

而糜稽少爷也想起来了,那正是当时买下一个公司的合作一一眼睛会变红的魔女曼德琳,而为了还原她的眼睛我们特地前往了窟卢塔族。只不过后来获取了酷拉皮卡的头发和后来想要灭口的窟卢塔族男人的血液之后,我们就没有继续管这个民族了。当时我明明有提醒....应该算是提醒吧?

“啊,窟卢塔族吗?”糜稽手指敲击两下键盘,难得感兴趣般搜索了一下窟卢塔族,“说起来奇怪,后来我们没有管但是也没有什么大消息了,不过那不过是明面上能查到的消息。”红色的眼睛。

“地下黑市里还有着

易呢,像是那个人体收藏爱好者的妮翁大小姐说不定手里有着一两副火红眼呢。”糜稽查到了更多的消息,笑了一声。原来如此。

多半还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又或者说蜘蛛并不会放过他们盯上的猎物。

“好奇?”糜稽问我,他知道我的好奇心总是出现在奇奇怪怪的地方。

上一次产生好奇还是为什么任务目标能在厕所里

呆那么久,结果原来是在里面一边看吃播一边上厕所。

等等。

我就说我忘记了什么。

任务目标......

她还活着吧?

我左右环顾着,而脖子上挂着的伪装MP3的摄像头也随着我的动作左右动着。

糜稽:“我帮你看着呢,任务目标没死,在你后面三米的地方站着。”

我:“哦。"

幸好任务目标命大,活得久。

要是她死在半路,我还得跑回去找她的尸体然后拍照上传揍敌客优杀平台,到时候可能还要克扣我的全勤奖金。那简直就是个噩耗。

“别发呆了,第二个试炼已经开始了。”

别看我这样,虽然我脑袋里在疯狂跑火车但是我还是有在听考官到底在说什么的。

简单总结一下,就是让两个考官觉得好吃就没问题了,先要通过那个胖胖考官,然后就是那个五个辫子的女考官,时间在他们吃饱之前就可以了。虽然猎人考试的关卡是料理很有槽点,但是我庆幸至少不是什么唱歌大赛。

“豪鼻狂猪。”

听起来好好吃。

就在考官话音刚落,那群疯狂的豪鼻狂猪便奔涌而来,用它们坚硬的大鼻子横冲直撞将几个人全部都撞飞,其他人在他们的追赶下正在疯狂逃命中。嗯。

先领着一只到隐蔽处,然后咻咻咻几下随便解决掉好了。

这种看起来体型巨大且有坚硬鼻子的魔兽在rpg游戏里一般都是不超过五级的送经验小怪,只要留心观察一下就能知道它们的弱点了。既然鼻子坚硬,那鼻子后面的头部应该就是弱点了吧。

我凭借自己玩了几年游戏经验推测出,跳起抓住一棵树的树干翻上去,在身后那只猪飞奔的时候见机落在它的头上狠狠一踩,那只豪鼻狂猪就直接晕了过去。啊。

好弱。

好没意思。

至于其他人还在和猛猪突刺的猪较量着,而聪明的我已经在森林里熟练地钻木取火烤猪了。

“温度应该差不多吧。”我盯着架子上的猪发呆,看着猪逐渐变得红润起来散发着很香的味道,.....好饿。”

我一个人又吃不完。

算了。

我将那只猪抬了回去,在途中仍然不忘记维持现在的人设,努力扮演一个脸色苍白的养胃眼镜男但单手扛得起一只豪鼻狂猪的那种。“咳咳咳咳...

“你没...?"

“怎么了吗?”

“没事没事,就是感觉你身体又好又坏的。”

听见我咳嗽的话痨忍者半藏原本想要担心一下我,话说了一半看我轻轻松松扛着猪跑的样子又把话咽了回去。大约六七十

玄幻魔法推荐阅读 More+
你妈求我和你处对象[六零]

你妈求我和你处对象[六零]

凌千金
汪艳茹在堂姐家帮忙照顾侄子。堂姐一个月给她开10元工资。 突然有一天,一个自称是堂姐上司的女人找到她,“你和我儿子处对象,我一个月给你50元工资。” 堂姐的工资才30元一个月。 汪艳茹正犹豫间,又听女人说,“只要坚持三个月再分手,我给你2000元分手费。” “行!我答应你!”谈3个月恋爱,拿几千块巨款,不亏! 结果2个月后,还未到3个月,汪艳茹再次找上女人,“你儿子要求结婚,现在分手可以吗?分手费
玄幻 连载 8万字